比毒品更难戒?验不出的兴奋剂也是科技与金钱的比拼

e世博官方网站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ASADA)7月29日发表声明称,之所以没有立即公布澳大利亚游泳队女队员莎娜·杰克(Shayna Jack) 的兴奋剂检测阳性结果,是因为调查人员此前正在调查她是否是兴奋剂“推销者”的受害者。

  在光州游泳世锦赛闭幕的前一天,澳大利亚游泳女将谢娜·杰克被曝在6月底的一次赛外药物测试中,被发现一种禁用药物检测呈阳性,并因此缺席本届游泳世锦赛。

  Hd4GkK3vsXFIHGU9QvwLR29P1jmYNZZZVMm9GFQTNuPIm1564477771929compressflag.jpg

  大约两周前,20岁的莎娜·杰克声称出于“个人原因”退出了光州游泳世锦赛,真正的原因是她未能通过6月26日的赛外兴奋剂检测,而这一事实7月27日才被媒体披露。ASADA因此被批评不及时公布消息。

  ASADA在29日的声明中称,核实运动员受到的兴奋剂指控,并披露“是否有其他运动员或支持人员”参与其中,是该机构的常规操作。声明称,“这种调查使我们能够将目标对准那些推销兴奋剂的人,这些人把澳大利亚体育和我们的运动员作为猎物。澳大利亚人要求我们的运动员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竞争,ASADA有权力也有能力对问题进行调查,以找到潜在的反兴奋剂违规行为的核心。”

  当今竞技体育中高水平运动员间的差距微小,加之运动员竞技状态又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使得今日的竞技体育比赛日趋激烈。随着竞技体育职业化的深入和过度的商业化开发,竞技体育比赛胜利后的巨大利益对广大运动员充满了极大的诱惑力。体育竞技的无往不胜及胜利之后的巨大荣誉和利益竟然压倒了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

  兴奋剂问题引起了世界人关注。通过对兴奋剂问题的不断深入研究,人们对兴奋剂的了解和认识逐渐全面而深入。广大国际体育组织和政府都纷纷地采取积极措施,大力预防和打击兴奋剂滥用,并形成了当今世界反兴奋剂运动国际化、法制化等新趋势,并取得了初步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兴奋剂滥用愈演愈烈的势头。

  但是,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兴奋剂使用的社会动因仍然存在,竞技体育中兴奋剂问题还很严重,反兴奋剂斗争任重而道远。

  1. 兴奋剂的定义和种类

  兴奋剂的英文为dope,原为南非黑人方言中一种有强壮功能的酒,起源荷兰语Dope。“使用兴奋剂”是英文“doping”的中译文,1933年被列入英文词典。

  1963年由欧洲体育联合会提出其定义,1964年10月在东京山国际运动医学联合会召开的国际兴奋剂会议上被正式采用,1999年以前奥委会的阐述是“竞技运动员使用任何形式的药物或非正常量,以及通过不正常途径摄入生理物质,企图以人为和不正当的方式提高他们的竞赛能力,即被认为使用了兴奋剂”。

例上列明的违禁药物或方法,都应被视为使用了兴奋剂;例上没有作具体规定的,但是只要运动员使用的药物或者采取的方法对身体健康造成潜在损害,或者同时又可以提高比赛成绩,也应被视为使用了兴奋剂,因此,兴奋剂不能仅仅看作是化学药物,这就大了兴奋剂的范畴,也超过了“兴奋”的词语本意。兴奋剂一词实际上是同毒品联系在一起的,国际体育组织对兴奋剂称为“dope”或“drug”,它们都有毒品的意思。

  近20年来兴奋剂每年都有所增加且种类越来越多,这的确令国际奥委会感到十分头痛。到2004年,国际奥委会公布的违禁药品已经上升到9类,并且还有3种违禁方法。

  9大类药品分别是刺激剂、麻醉镇痛剂、大麻(酚)类、合成类固醇、肽类激素、B受体阻滞剂、抗雌激素作用的制剂、利尿剂和糖皮质类固醇。

  3种违禁方法分别是指,提高输氧能力;药物的、化学的或物理的篡改手段;基因兴奋剂。

  我国体育总局、商务部、卫生部、海关总署、食品药品监管局于近日联合发布第1号公告,公布了2004年兴奋剂目录6,共列出159种兴奋剂。这159种兴奋剂又分七大类:蛋白同化制剂品种;肽类激素品种:麻醉药品品种;刺激剂(含精神药品)品种;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品种;医疗用毒性药品品种;其他品种。

  现在使用的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2007年禁用清单,2007年1月1日正式使用,内容充实很多,且更加完善。

  1. 兴奋剂泛滥的原因

  “道德自制力缺乏”是产生使用兴奋剂动机的根源。道德审判有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社会的道德审判方式,它是凭借舆论的力量对他人的行为进行道德审判;一种是自我的道德审判方式。自我的道德审判,是道德审判中对自我行为所作的道德判定活动,是以一定的道德信念推开审判的人们,凭借良心的自问来完成的关于道德行为价值的判定过程,它是以善恶作标准的。

  在使用兴奋剂问题上,经不起引诱自我使用或者被动使用,有碍于体育运动的公平竞争的原则、有碍于体育运动的健康发展、有害于自己或他人人体健康和幸福的行为,这些都是道德自制力缺乏而导致的后果。

  近年来对运动员在竞赛中夺取金牌给予重奖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运动员社会价值取向的失衡。一些运动员缺乏对提高竞技体育这个系统工程的真切理解,不是以为国争光、为民族强盛的目的去拼搏奋斗,而是以拿到奖牌、获得高额奖金为目的。由于个人私欲恶性膨胀,畸形地看中现实的物质利益,置职业道德和社会公道于不顾,铤而走险,沽名钓誉。

  有些教练员、运动员和有关行政官员认为,既然是公平竞争,国外或别的队运动员利用各种途径和手段使用兴奋剂,如果我们不利用,同样的运动水平,成绩和名次就会落后一些,这岂不吃了亏,在这种心态作用下,也就有意无意地放纵、鼓励、遮掩运动员使用兴奋剂。

  兴奋剂的种类很多,目前国际奥委会明令禁止的就有108种。某些人存在侥幸思想:如能服用一种既查不出又能提高运动成绩的“营养剂”多好。许多国家的体育科研所近年来也在动这个脑筋。其实,能短时大幅度提高运动员工作能力的营养剂就是兴奋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段时间后就会有检测的手段,就会被列入禁止之列。

  有些运动员认为,既然兴奋剂只能短时产生不良影响,而且有些运动员认为只是在大型比赛中用上一两次,对身体不会有大的损害。殊不知,兴奋剂正是一种毒品,而毒品的最大特点就是上瘾,一旦使用上一次后,要想再创造好的成绩就必须再使用,而且用量必须越来越大,很难戒掉。

  1. 世界反兴奋剂进展情况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成立于1999年9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委员会”简称WADA。WADA的总部设在洛桑,该机构独立于国际奥委会及任何一个体育组织和政府。WADA的成立反映了国际奥委会、国际体育组织和各国政府反兴奋剂的明确态度。WADA现设理事会,理事会下设四个委员会:教育与道德委员会,法律委员会,医学委员会,研究委员会。这些委员会的委员均为来自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他们定期召开会议,制定各项政策和计划,为在世界范围内推广“真正的体育DD无兴奋剂”而奋斗。

  目前,所有2个夏季奥运会项目和7个冬季奥运会项目的国际(地区)体育组织都已经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签定了赛外检查协议。

规定运动员使用兴奋剂要根据国家法律和体育联合会规定接受制裁。高玖灵:世界兴奋剂发展过程、原因及趋势的研究,考试周刊2008年第4期)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ASADA)7月29日发表声明称,之所以没有立即公布澳大利亚游泳队女队员莎娜·杰克(Shayna Jack) 的兴奋剂检测阳性结果,是因为调查人员此前正在调查她是否是兴奋剂“推销者”的受害者。

  在光州游泳世锦赛闭幕的前一天,澳大利亚游泳女将谢娜·杰克被曝在6月底的一次赛外药物测试中,被发现一种禁用药物检测呈阳性,并因此缺席本届游泳世锦赛。

  Hd4GkK3vsXFIHGU9QvwLR29P1jmYNZZZVMm9GFQTNuPIm1564477771929compressflag.jpg

  大约两周前,20岁的莎娜·杰克声称出于“个人原因”退出了光州游泳世锦赛,真正的原因是她未能通过6月26日的赛外兴奋剂检测,而这一事实7月27日才被媒体披露。ASADA因此被批评不及时公布消息。

  ASADA在29日的声明中称,核实运动员受到的兴奋剂指控,并披露“是否有其他运动员或支持人员”参与其中,是该机构的常规操作。声明称,“这种调查使我们能够将目标对准那些推销兴奋剂的人,这些人把澳大利亚体育和我们的运动员作为猎物。澳大利亚人要求我们的运动员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竞争,ASADA有权力也有能力对问题进行调查,以找到潜在的反兴奋剂违规行为的核心。”

  当今竞技体育中高水平运动员间的差距微小,加之运动员竞技状态又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使得今日的竞技体育比赛日趋激烈。随着竞技体育职业化的深入和过度的商业化开发,竞技体育比赛胜利后的巨大利益对广大运动员充满了极大的诱惑力。体育竞技的无往不胜及胜利之后的巨大荣誉和利益竟然压倒了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

  兴奋剂问题引起了世界人关注。通过对兴奋剂问题的不断深入研究,人们对兴奋剂的了解和认识逐渐全面而深入。广大国际体育组织和政府都纷纷地采取积极措施,大力预防和打击兴奋剂滥用,并形成了当今世界反兴奋剂运动国际化、法制化等新趋势,并取得了初步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兴奋剂滥用愈演愈烈的势头。

  但是,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兴奋剂使用的社会动因仍然存在,竞技体育中兴奋剂问题还很严重,反兴奋剂斗争任重而道远。

  1. 兴奋剂的定义和种类

  兴奋剂的英文为dope,原为南非黑人方言中一种有强壮功能的酒,起源荷兰语Dope。“使用兴奋剂”是英文“doping”的中译文,1933年被列入英文词典。

  1963年由欧洲体育联合会提出其定义,1964年10月在东京山国际运动医学联合会召开的国际兴奋剂会议上被正式采用,1999年以前奥委会的阐述是“竞技运动员使用任何形式的药物或非正常量,以及通过不正常途径摄入生理物质,企图以人为和不正当的方式提高他们的竞赛能力,即被认为使用了兴奋剂”。

例上列明的违禁药物或方法,都应被视为使用了兴奋剂;例上没有作具体规定的,但是只要运动员使用的药物或者采取的方法对身体健康造成潜在损害,或者同时又可以提高比赛成绩,也应被视为使用了兴奋剂,因此,兴奋剂不能仅仅看作是化学药物,这就大了兴奋剂的范畴,也超过了“兴奋”的词语本意。兴奋剂一词实际上是同毒品联系在一起的,国际体育组织对兴奋剂称为“dope”或“drug”,它们都有毒品的意思。

  近20年来兴奋剂每年都有所增加且种类越来越多,这的确令国际奥委会感到十分头痛。到2004年,国际奥委会公布的违禁药品已经上升到9类,并且还有3种违禁方法。

  9大类药品分别是刺激剂、麻醉镇痛剂、大麻(酚)类、合成类固醇、肽类激素、B受体阻滞剂、抗雌激素作用的制剂、利尿剂和糖皮质类固醇。

  3种违禁方法分别是指,提高输氧能力;药物的、化学的或物理的篡改手段;基因兴奋剂。

  我国体育总局、商务部、卫生部、海关总署、食品药品监管局于近日联合发布第1号公告,公布了2004年兴奋剂目录6,共列出159种兴奋剂。这159种兴奋剂又分七大类:蛋白同化制剂品种;肽类激素品种:麻醉药品品种;刺激剂(含精神药品)品种;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品种;医疗用毒性药品品种;其他品种。

  现在使用的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2007年禁用清单,2007年1月1日正式使用,内容充实很多,且更加完善。

  1. 兴奋剂泛滥的原因

  “道德自制力缺乏”是产生使用兴奋剂动机的根源。道德审判有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社会的道德审判方式,它是凭借舆论的力量对他人的行为进行道德审判;一种是自我的道德审判方式。自我的道德审判,是道德审判中对自我行为所作的道德判定活动,是以一定的道德信念推开审判的人们,凭借良心的自问来完成的关于道德行为价值的判定过程,它是以善恶作标准的。

  在使用兴奋剂问题上,经不起引诱自我使用或者被动使用,有碍于体育运动的公平竞争的原则、有碍于体育运动的健康发展、有害于自己或他人人体健康和幸福的行为,这些都是道德自制力缺乏而导致的后果。

  近年来对运动员在竞赛中夺取金牌给予重奖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运动员社会价值取向的失衡。一些运动员缺乏对提高竞技体育这个系统工程的真切理解,不是以为国争光、为民族强盛的目的去拼搏奋斗,而是以拿到奖牌、获得高额奖金为目的。由于个人私欲恶性膨胀,畸形地看中现实的物质利益,置职业道德和社会公道于不顾,铤而走险,沽名钓誉。

  有些教练员、运动员和有关行政官员认为,既然是公平竞争,国外或别的队运动员利用各种途径和手段使用兴奋剂,如果我们不利用,同样的运动水平,成绩和名次就会落后一些,这岂不吃了亏,在这种心态作用下,也就有意无意地放纵、鼓励、遮掩运动员使用兴奋剂。

  兴奋剂的种类很多,目前国际奥委会明令禁止的就有108种。某些人存在侥幸思想:如能服用一种既查不出又能提高运动成绩的“营养剂”多好。许多国家的体育科研所近年来也在动这个脑筋。其实,能短时大幅度提高运动员工作能力的营养剂就是兴奋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段时间后就会有检测的手段,就会被列入禁止之列。

  有些运动员认为,既然兴奋剂只能短时产生不良影响,而且有些运动员认为只是在大型比赛中用上一两次,对身体不会有大的损害。殊不知,兴奋剂正是一种毒品,而毒品的最大特点就是上瘾,一旦使用上一次后,要想再创造好的成绩就必须再使用,而且用量必须越来越大,很难戒掉。

  1. 世界反兴奋剂进展情况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成立于1999年9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委员会”简称WADA。WADA的总部设在洛桑,该机构独立于国际奥委会及任何一个体育组织和政府。WADA的成立反映了国际奥委会、国际体育组织和各国政府反兴奋剂的明确态度。WADA现设理事会,理事会下设四个委员会:教育与道德委员会,法律委员会,医学委员会,研究委员会。这些委员会的委员均为来自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他们定期召开会议,制定各项政策和计划,为在世界范围内推广“真正的体育DD无兴奋剂”而奋斗。

  目前,所有2个夏季奥运会项目和7个冬季奥运会项目的国际(地区)体育组织都已经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签定了赛外检查协议。

规定运动员使用兴奋剂要根据国家法律和体育联合会规定接受制裁。高玖灵:世界兴奋剂发展过程、原因及趋势的研究,考试周刊2008年第4期) 达到当天最大量